物生衍代游

辣鸡写手,病名为懒。
不混圈,不刷tag,基本只看首页。
圈小,佛系社交。
游城十代和大蛇丸的女友粉。

头像@焰茗君,是我本人。
*不定期清粉警告*

© 物生衍代游
Powered by LOFTER

***

那个冒险者是武器,不是人。

曾经有人这么说过。

他挠了挠自己的耳朵,不太理解这句话的意思。在他看来,那个敖龙四肢纤细,表情淡漠却也好看,为什么就被断言“不是人”了呢?

只是对方来去匆匆,连片刻驻足赏景的举动都没有。格里达尼亚的树木葱茏高大,让初次来到森都的他都忍不住连连惊叹,对方明明只是个初出茅庐的冒险者,怎么会不为这景色动容呢?

或许她只是习惯忙忙碌碌,不关注其他吧。他猜测。

直到后来他目睹了一次对方战斗的样子,年轻的枪术师与其说笨拙不如说是莽撞的攻击方式让他吃了一惊,那样明显的攻击意图连挪一挪身位去躲开都不愿意,树精粗壮的枝条在白得不正常的皮肤上留下了非常醒目的伤痕。身为秘术师的他一个没忍住……顺手丢了个医术过去。

……完蛋了。

他想。

从未见过对方在交接任务以外的时候和人有过交流,她也总是一个人,虽说自己确实不知出于什么心理暗搓搓地关注了好一段时间……但这种突如其来的举动会不会被讨厌啊……

一时之间,他觉得连自己的宝石兽都露出了相当无法言语的眼神在鄙视他。

在他考虑着要不要先溜再说的时候,敖龙已经解决掉了怪物,盯着自己恢复如初的胳膊看了一会儿,忽然转头看向了他。

视视视线对上了……在猫连尾巴尖都僵掉了的时候,敖龙收起枪,走掉了。

他垂下头,确信自己是被讨厌了。

“喂。”

声音在很近的距离响起,他吓了一大跳,抬头就看见敖龙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,就站在他面前。见他抬了头,用手指点了点刚才被树精打伤,现在又完好无损的皮肤。

“这个……是什么?”

这是什么问法……

“昆、昆腾——不。不是,我是说,那个……刚才我用的是医术。”

对方眨了一下眼,虹膜外有极为耀眼的一圈金色,远远的时候看不真切,还以为她的眼睛会发光。

“昆腾是我的名字……”

他的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小。

“伽洛。”

耳朵弹动了一下,他,他刚才听到了什么?

“我是伽洛。”

敖龙的表情还是那样没什么变化,不过声音里似乎有些困惑。

“一般来说,先做自我介绍是也期望对方同样这么做……是吧?”

……她居然是有名字的。

这个时候,猫的脑子里转悠的念头竟然是这样的。


***

也不知道是怎么的,总而言之,就莫名其妙的变成了偶尔会两人一起行动的状况。

敖龙并不是不爱说话,她只是不会说些不必要的台词。好奇起来的时候简直像是被什么附体……不过也不难缠,如果得不到回答也会很快把注意力转移到其他地方去。

就好像……好像她早就习惯了被人忽略,得不到关注,也不会有类似不解和委屈的情绪,而将其全部当成是再正常不过的事。

如果不是那一天第一次产生了交集,昆腾大概没多久就会对这个只是比较特殊的冒险者失去兴趣,在以后的日子里可能擦肩而过,却完全不知道她身上的故事。

有相熟的人看到他身边有面容清秀的女孩子,会促狭地开玩笑,也有认出敖龙的,吃惊于他究竟是怎么勾搭上那朵高岭之花的。

这该怎么说,他只是随手丢了一发医术而已。

昆腾回头看了一眼,暮晖的龙女靠着柱子,一直看向他的方向,似乎一次都没有挪开视线。这样过于专注的态度让他忽然心悸起来,别开头的时候心里却难过起来。

她只是从来没有过一个可以让她投注视线的对象而已。

而他,在恰好的时间,站在了恰好的位置。


评论